没必要超负荷工作

2018-10-08

000053879_piclink.jpg


雅各布斯:研究发现,高强度工作会损害职业前景,因为过长的工时和过大的强度会适得其反,造成工作质量下降。


每年5月到9月,Basecamp的全体员工都实行“每周四天”工作制,工作总时长32小时,其他几个月再变回常规的五天工作制。Basecamp是一家位于芝加哥的网络应用软件公司,有54名员工。


该公司联合创始人杰森?弗里德(Jason Fried)表示:“干好工作这么多时间足够了。这就是我们对大家的期许和要求。工作50、60、70多个小时根本没必要。事实上,如果你每周要工作50、60、70多个小时,说明管理有问题。”


弗里德坚持认为,在夏季安排的工作量必须与缩短后的工作时长相匹配,否则短周工作制的好处——让大家能够从工作压力中恢复过来,享受家庭生活,追求工作之外的兴趣——就没了。


他的理念正好与一项新研究成果相吻合,该研究发现:伤害员工身心健康的不仅是长时间工作,还有工作强度,比如紧张的期限、连轴转的工作节奏。此外,该研究还认为,高强度工作会损害职业前景,原因是过长的工时和过大的强度会适得其反,造成工作质量下降。


这篇研究论文名为《工作努力程度和自主决定权对员工健康及职业相关成果的影响:综合评估》(Implications of work effort and discretion for employee wellbeing and career-related outcomes: an integrative assessment),即将发表在《产业与劳动关系评论》(Industrial and Labor Relations Review)期刊上,其结论是:我们的工作强度——即单位工作时间投入的精力——通常“比超时工作更能预示不利后果”。


做这项课题的是ESCP欧洲商学院(ESCP Europe)管理学助理教授阿伊罗?阿夫戈斯塔基(Argyro Avgoustaki),以及卡斯商学院(Cass Business School)战略学高级讲师汉斯?弗兰克特(Hans Frankort)。他们对职业和教育水平相似的人进行比较后发现,那些长期保持高强度工作的人很可能健康更差,职业前景更糟糕,其中,职业前景从工作满意度、安全感和晋升机会等方面衡量。


两位作者表示,他们希望员工们懂得“超负荷工作的局限,雇主们在情况允许下让员工自己决定一些事情,公共政策制定者们能够制定政策,帮助限制高强度工作的不利后果”。


弗兰克特表示,该研究表明过劳——工作时长或投入精力超过了某一行的普遍水平——的职业好处可能永远不会成为现实。他说:“因此,抱着改善未来职业前景的希望,甘愿接受健康受损,可能是错误的做法。”


研究人员在欧洲36个国家进行随机调查,最后根据51895名员工的数据得出了上述结论。


他们总结道,从雇主和政府的角度来说,与其努力控制过长的工作时间,不如设法降低工作强度。弗兰克特说:“雇主和政策制定者的重点大多放在工作时长上,但与加班相比,高强度工作会更大地削弱健康和职业相关成果。”


显然,工作量和工作时长之间是有联系的。但研究人员表示,让员工自主选择办公地点和方式可以减轻压力,比如允许他们自主选择工作任务的先后顺序、工作方法和节奏,自己决定工作多长时间、什么时候休息。


各国政府已经认识到长时间工作的危险,一些国家,特别是法国,已允许劳动者下班后享有“离线权”(right to disconnect)。包括大众(Volkswagen)在内的一些雇主也实施了类似政策。一些大型银行,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都在尝试减少工作时间。


伦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组织心理学客座高级讲师阿尔穆特?麦克道尔(Almuth McDowall)也认为,政策制定者和雇主们偏重于解决加班文化问题。但她同时指出,工作强度是很难衡量的。


她说:“人们往往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高强度工作,因为在实际工作中,人们往往被要求承担额外任务,而这些任务既没有被写下来,也没有对大家讲明。”


之前的研究表明,长时间工作会影响工作效率,因为这种情况下人容易犯错,焦虑,精疲力尽。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亚历山德拉?米歇尔(Alexandra Michel)对银行家进行了九年的研究后发现,在超负荷工作的第三年,他们的身体开始“复仇”,出现了咬指甲、用手指卷头发等小动作,还有失眠。


对加班文化合理性的一个解释是它从一个方面反映了工作成绩,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德格鲁特商学院(DeGroote School of Business)副教授艾琳?里德(Erin Reid),以及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助理教授拉克希米?拉马拉詹(Lakshmi Ramarajan)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联合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一家公司给一年内乘坐飞机次数最多的员工颁奖的故事。


她们总结道:“重视工作时间超过工作成果——这会鼓励人们欺骗别人他们上了多少小时的班——是一个容易掉入的陷阱,尤其对于那些专业人士,他们的工作基于专业知识,很难加以评估。”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降低工作量和减少工作时间是正确的做法。《八个步骤实现高效能》(Eight Steps to High Performance)的作者马克?埃夫龙(Marc Effron)认为,高绩效者必须牺牲家庭和休闲,投入紧张的工作。


“关于工作时长的很多争论中,貌似有些人试图将个人观念强加于他人。我听到一种说法是:‘没人应该工作那么多时间。人们需要与家人共度时光。’


“这些人不愿或无法以那种强度工作,于是就想把那些能且愿意投入工作的人拉下来。”


译者/何黎


http://cehuajie.cn

策划界所有内容禁止非法转载和使用!!!

http://m.cehuajie.cn/

策划界微信公众号

策划界微信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