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乐进入全领域竞争时代,揭秘太合音乐“隐形独角兽”成长密

2017-01-23

文|屈丽丽

  编者按音乐作为互联网DNA级的应用,一直是网络流量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音乐产业不仅迎来了飞跃发展的契机,而且正成为文化娱乐行业的新引擎。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实穆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实穆

  2016年底发布的《2016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音乐产业总产值首次突破3000亿元大关,超过动漫、游戏等行业总产值,成为文化娱乐行业的增长亮点。由此,是否会诞生新的形态和模式,成为音乐产业发展的新课题。大洗牌之后的在线音乐行业,从群雄乱战的局面逐渐转向“腾讯音乐、太合音乐、阿里音乐”三强鼎立的格局。太合音乐集团作为“隐形的独角兽”,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浮出水面。

  一贯低调的太合音乐集团在2016年动作频频,除了在音乐内容生产上持续发力外,并购百度音乐并主导其优化升级、斥资数亿扶持原创音乐人、独家牵手全球最大的流行音乐曲库The Orchard、构建泛娱乐大数据体系、战略投资国内领先的粉丝服务平台Owhat……不难看出,太合音乐集团正在进行音乐全产业链的重磅布局。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实穆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在过去30年的公司发展中,我们坚决地认为不能光围绕播放器做布局,而是必须整合音乐的全产业链,这是我们积累的经验与见解,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家的地方。”

  1联手: 三大音乐厂牌联手 组建“新型音乐服务公司”

  三个音乐厂牌浓缩了整个华语音乐的发展史,联手不只是资本撮合下的抱团发展。

  来看一下太合音乐集团的前世今生。

  2015年4月,太合麦田、海蝶音乐与大石版权这三大华语音乐厂牌正式联手,组建了“新型音乐服务公司”太合音乐集团。三个音乐厂牌浓缩了整个华语音乐的发展史,联手不只是资本撮合下的抱团发展,而是标志着全球华语音乐市场份额最大的“独角兽”横空出世。

  1986年成立的海蝶音乐,是传统唱片时代的代表,旗下培养了众多的优秀制作人和知名艺人,比如阿杜、林俊杰、陈洁仪、薛之谦等,覆盖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五大华语地区。

  1996年成立的麦田音乐,同样致力于中国内地原创音乐作品和人才的发掘,包括老狼、叶蓓、朴树、孙楠、李宇春等等。2004年被太合全资收购后更名为太麦(太合麦田),几乎成为流行音乐的代名词,也是音乐行业发展的领军者。

  而大石版权则是以专业的词曲创作著称,服务几乎覆盖了整个的华语音乐圈。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三大音乐厂牌在业界就是音乐圈的黄埔军校,几十年来培养了大批人才,可谓华语音乐圈的“半壁江山”。

  但是,传统音乐行业因为互联网的兴起而遭遇挑战,也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而促生变革。2002年百度MP3上线,之后酷狗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相继上线,音乐产业从唱片磁带时代、CD时代、MP3时代,很快进入了在线音乐时代。

  2015年随着“最严版权令”的颁布实施,太合音乐集团上演了传统音乐“反攻”互联网音乐的戏码,并购了BAT阵营的百度音乐,借此一役,太合音乐集团有了互联网用户的抓手。从内容生产、版权运营、视听服务到演出活动、粉丝社群等,太合音乐集团悄然完成了音乐全产业链的布局,由于同时坐拥1800万的正版曲库,也让太合音乐集团成为国内最大的音乐版权服务商。

  太合音乐集团被称为“隐形的独角兽”,一方面是指其覆盖宽广且根系极深,另一方面则是指外界对其发展布局知之甚少。毕业于北大经济系的钱实穆,便是整合这一切的幕后主导。音乐公司的人在娱乐圈中想低调都难,不论是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艺人,还是曾经在太合麦田的宋柯、高晓松等,都是知名人物,但钱实穆却是个“异类”,极少在公众媒体露面,同时,相较于音乐的商业价值而言,他更注重对音乐行业的促进与发展。

  据知情人士透露,“钱实穆在音乐娱乐圈的口碑甚佳、人脉极广,但成功的投资人身份背后,着文艺青年的情怀。他在北大期间也曾组过乐队、担任主唱等,然而他更清楚自己的使命,不遗余力地推进音乐行业的发展,远远地与名利场保持距离。这也是他长期不愿接受媒体采访的重要原因。”

  2服务:找到C端 服务C端

  “当时我们卖CD会通过音像市场卖,但是谁来买我们CD并不知道。”



太合音乐集团——全球领先的音乐服务提供商

太合音乐集团——全球领先的音乐服务提供商

  对于太合音乐集团的全产业链生态体系来说,其最重要的核心便是服务。太合音乐集团的三大服务板块中,除了面对海量个人用户(C端)、音乐专业用户(P端)之外,对于机构用户(B端)提供的解决方案是其独特之处。可以这么说,包含腾讯音乐、阿里音乐在内,都是太合音乐集团的服务用户。

  针对B端与P端的服务是太合音乐集团的优势,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虽然有演唱会、音乐节、LiveHouse等不同形态的服务形态,对于C端的服务一直是太合音乐集团的缺失。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公司要长远发展,一定要知道你的用户在哪,你的用户是谁,你的用户想要什么服务。”面对新环境的变化,钱实穆看到了音乐产业发展的风口,那就是找到C,为其提供有效的服务。这直接促成了太合音乐集团将百度音乐纳入旗下,按照钱实穆的说法就是必须要追赶上技术和市场的变化。

  他告诉记者,“从卡带到CD,再到MP3,直到现在的数字时代,音乐生产和销售介质是不一样的,太合音乐集团虽然在每个时代都是先锋,那时候我们大量生产音乐内容,也围绕艺人做服务、代理发行等,但这些都是基本的To B、To P的运营,并没有C端的服务。比如说当时我们卖CD会通过音像市场卖,但是谁来买我们的CD并不知道。我们基本会把握对流行歌曲、流行艺人的判断,对市场口味的一个判断,但是对基本用户的判断没那么清楚。”

  “到数字音乐时代、在线音乐的时代,我们都无法直接到达个人用户。这也促成了我们和百度的结合,因为我们现在准确知道C在哪了,C是谁了,这个渠道会更宽,同时指导我们服务会更精准。”

  百度音乐是太合音乐集团在视听服务上布局的平台,也是太合音乐集团各个业务模块落地的支点之一。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在“百度音乐全新战略升级”发布会上宣告,依托“太合音乐集团+百度”的双生态,百度音乐并不会止步于一个多功能的视听平台,而是着眼未来音乐用户的需求,打造人格化、场景化、智能化的“音乐伴侣”。

  钱实穆谈到,太合音乐集团和百度公司的合作并不完全在百度音乐这个播放器上,还包括搜索、地图、外卖等,底层的数据会逐步连通,“所以我们能够清晰地知道用户的人像描绘和行为方式,小到某些版权的发放方式,大到对我们整个太合音乐集团的大C服务,比如说我们的看演出的用户、听歌的用户等,我们的服务效率会大幅提升,未来还会进一步加深。”

  在钱实穆看来,C端指的是音乐产品的用户,当然也就包括看演出的用户。有了这些用户的数据,就可以把该干的事情做得更加精细化。

  “我觉得匠心就是要好好干事,好好做好自己。基于用户的大数据只是给你提供一个方法,数据的意义实际上是在指导你的服务更贴身、更贴切,由其衍生的机会是帮助我们在音乐产业链中的服务能够吸引更多的人。”钱实穆说。

  太合音乐集团对C端用户的服务体系不断扩大,除了百度音乐的线上视听服务外,在线下的音乐服务也持续增强。全国最大的LiveHouse平台秀动网便是一例,而大型音乐节、演唱会的组办,也是线下音乐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说C端用户的组成是海量的个人用户,而其中含金量更高的便是粉丝群体。2016年11月25日,太合音乐集团宣布战略投资粉丝服务平台Owhat。Owhat是国内第一款服务于粉丝会和娱乐公司的CRM工具,目前有3000多个粉丝站,付费用户在50%以上,平均单个粉丝年消费在500元以上。Owhat以精准定位及深度运营所带来的品质服务,使其进入钱实穆的视线。

  在钱实穆看来,交易平台和粉丝服务平台的出发点完全不同,单做交易平台的话,会盯着交易量,就完全没有理解粉丝要什么,反而粉丝不会来。而Owhat在理解粉丝服务方面则走得很远,盯着服务而来,这正符合太合音乐集团的理念。

  3版权:

音乐版权不是大杀器

  音乐产品版权有三个特性:一,多场景;二,多频次;第三,长周期。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实穆

http://cehuajie.cn

策划界所有内容禁止非法转载和使用!!!

http://m.cehuajie.cn/

策划界微信公众号

策划界微信 微信公众号